【国外动态】农民收入之最的瑞士:转型有机农业容易吗?

作者 管理员

 你可能不知道,世界上农民收入最高的国家是瑞士!在瑞士,当个普通农民,分分钟比在其他欧盟国家的农民收入高出约40%,可你要当个从事有机农业的农民,未必那么好过!

 
据了解,目前瑞士已经有6000多家农场新转型从事有机农业,这支新农人大军为何转型从事有机农业?他们又遇到什么样的难点?我们把镜头转到这支大军中的一位新农人,让他来现身说法。
 
克劳德·珮谷隆的性格倔强,却喜欢与人交谈,他正是瑞士的一位转型做有机的农业新农人!他的农场位于瑞士西南部法语区Vaud州洛桑城外一个名叫Mex的小村庄。
 
珮谷隆愿意花上数小时分享他转型做有机农业的原因及满足感,但他也会因有机事业上的不确定性及疑惑以致于半夜不能入睡。
 
转型做有机农业的缘由
 
先来安利一下什么是有机农业。国际有机农业联盟及其伞形组织经过数年的讨论,针对有机农业给出了以下定义:
 
有机农业是一种生产系统,这个系统能保持土壤、生态系统和人的可持续性。有机农业依赖于生态处理、生物多样性和循环,因地制宜,而非使用达到相反效果的投入品。有机农业结合了传统、创新和科技三方面内容,让加入其中的人都能分享环境、公平的关系、良好生计的益处。
 
因此,有机农业不能使用化学喷雾及人工肥料。
 
 
实际上,让珮谷隆开始选择转型做有机农业的原因不是生态理念,而是他对化学药品非常敏感。每当他使用除草剂以及其他杀虫产品时,都会感到不适。当珮谷隆戴上面具后便没有什么问题了,但糟糕的体验让他对化肥农药产生了怀疑。透过与邻居的交流分享以及对其他同样使用了化肥农药的田地进行观察后,他发现这些投入品确实杀死了许多益虫,“他们与人类结成自然联盟已经超过2000年了”,珮谷隆这样说。
 
进口有机产品带来的冲击
 
珮谷隆的妻子劳仑斯曾仔细研究过那些使用在农场的化学药品,这让她也觉得不能够继续使用了。
 
“除了标签上的副作用描述让我大吃一惊以外,我意识到其实我们在逆天而行!”劳仑斯这样说,“并没有人真正知道长期使用这些产品对人体健康及后代所带来的的后果。”
 
虽然经济上的投入产出比并不是珮谷隆要转型做有机农业的主要动机,但他有做过仔细的调研。珮谷隆说:“有机农业每公顷的产量会有所降低,但售价相对更高。如果你花多些功夫,再加上运气好一点的话,还是会多赚一些的。”
 
然而,他对这个行业的政策不明朗感到失望。
 
零售商Migros更愿意从国外进口葵花以便做低市场价格,而像珮谷隆一样原本种植葵花的农户则被迫放弃种植这类产品了,这让珮谷隆很生气。(注:瑞士最大的两家零售商占领了瑞士近四分之三的有机市场份额,其中Coop占据45%,Migros占据30%。)
 
珮谷隆认为进口而来的有机农产品不但没有生态意义,更威胁到这部分本地农民的生存!
 
敢于从零开始的勇气
 
有机种植需要耗费更多的人力,这就带来了更多的成本。珮谷隆的农场除了全家人共同上阵外,还需要从外部雇佣一些除草工人。他的三个孩子都已经决定了要从事有机事业。他最大的儿子吉龙姆已经17岁,很愿意在这农场继承父业。但由于此地的所有权不归珮谷隆一家所有,珮谷隆和他妻子就鼓励吉龙姆先学习其他知识。
 
如果没有大量的学习,想不使用一丁点化学药品,而又要在32公顷农田上种好小麦、黑麦、油菜、大豆和玉米,同时养好50头奶牛,将面临许多困难。
 
珮谷隆表示他们需要忘记掉在农业学校里学习的知识,一切从零开始。从传统农业往有机农业转型的过程是循环渐进的。“当你发现能不使用化学药物成功抑制了杂草的出现,那会儿真是振奋人心”,珮谷隆说道。
 
杂草一直都是珮谷隆的心腹大患。他的处理原则是:保持警惕,提前准备,及时行动,但不得使用化学药品!不得使用化学药品!不得使用化学药品!他认为转型做有机农业本来就不是图省事儿。
 
除了行业环境、病虫害等挑战外,周边人及传统同行的不理解,他们带来的各种无休止的负面评价,这往往可能让一个新转型做有机农业的创业者感到无所适从。
 
珮谷隆是Mex村里第一个转型做有机农业的农民,这本身就让他身处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中。据珮谷隆的表述,瑞士法语区对有机农业的担忧尤其严重,特别是在大面积的农场。但珮谷隆用他的行动证明了不使用化学药剂也能保证质量并赚到钱。最重要,他感觉自己在为环境及后代做有益的事情。(注:瑞士Graubünden州的有机农业用地大约占总耕地面积的56%,沃州约占5%—6%。)